首页

封神证道:劫运天钧第40章 劫运变化

太极金阙帝君将自身存在烙印在乔坤的天宫中,他以身合道,整个「洞神天帝元变经」天宫也被拖拽着进入一种玄妙的状态。

道韵浮现,形成一道涟漪,不断冲刷天宫,整座天宫震动不已,似乎随时都要崩坏。

元始天身上魔气滔天,丝丝魔气渗入,稳定整个天宫。不断有魔气因为道韵而消亡。

乔坤则处于道与魔之间,他平衡道与魔,忍不住问道:「不觉得你们的计划漏洞太多了吗?」

将希望寄托在太一和帝君身上,这计划可行太低,只要有一处不对,便会崩溃。

万一被道祖察觉,整个计划都会被打乱。实在不像是有可行的样子。

太极金阙帝君以身合道,虽烙印在天宫,其真身其实是不可思议的状态,自然不能回答乔坤。

在天宫中封禁的元始天魔却有自己的意识,他轻声笑道:「谁给你的错觉,我们是有计划的?」

从一开始就没有计划,自然也就没有漏洞,或者说到处都是漏洞,不怕道祖的预。

元始天魔说的似乎有些道理,但其实什么道理都没有。只是几位无上与道祖在必然与偶然的层次上较量。要么输,要么赢。而现在看,似乎是赢了。

因为太极金阙帝君的关系,乔坤与天宫被拖入真,让乔坤看到那一切的本源。

他进入这种奇妙的境界,进入一种特殊的状态,感悟那一切的真。这本源与他修成金仙所感悟到的不同。是灵动的,是变化的。

那道的力量似乎想要将他拽入无尽的真,无尽的本源中,但是却没有成功。

他的身上有所有人族的寄托,还有众生的恶念与罪孽。元始天魔也在不断演化魔道的玄妙。

「洞神天帝元变经」所化的天宫中不同的神明也都在不断消化又抗拒着真,乔坤可以清晰地感应到四大天王、感应到雷公电母、风神雨师、还有闻仲等天宫的神明。

这些部分牵扯着乔坤,让他不要入那真之中,他如同一根细丝一般,不断地被拉伸牵扯,但却异常坚韧,始终不断。

崆峒印和乾坤鼎还在不断地联系人道的气运来为乔坤提供锚定。也亏得它们乃是至宝,和人道关系紧密,若乔坤只有一个人王的名头,只怕已经被拽到真中去了。

「情比金坚」出来的力量越来越强烈,由原来的可以忽略不计,变成一种不可或缺的力量。虽然相比于无尽的真它如同风中残烛,但是却始终没有熄灭,反倒是像黑夜中的一点灯火,指引着方向。

还有诸多神明,「东厨司命定福」神君,「护国救民灵感长生药王爷」,以及「灵应佑民公主」在与这个世界的多处见礼联系。

他还感应到「洞神天帝元变经」的两支,也就是「风神」和「雨师」,不同于他天宫中册封的神明,还有雨师在东海之上建立了一座雨师庙,他是敖丙;还有一尊「风神」却是敖听心。

在他神魂深处的崆峒印与敖听心产生一种共鸣。

崆峒印上的九龙升腾起来,与敖听心的金龙血脉相呼应,乾坤鼎则与龙之九子不断联系。与之相对应的是火云洞中的五帝。

因为这些力量的存在,乔坤虽被太极金阙帝君牵扯着,却不能真的合道,他处于合于不合之间。与之相对的是太极金阙帝君也是一般。

他抓住这难得的机遇不断成长,借由他的感悟「易图通变」也在不断地成长,借由「易图通变」的成长,他渐渐梳理信息,明悟大道。

那是他从元始天魔处,从阿弥陀佛处,从后土娘娘处得到的信息,是他从空中、真中得到的种种知识。

那些信息超越了他所能理解的范围,他之前只能将

之束之高阁,而不能将之梳理并实践。

那是他无法理解的另一个层次,即便他是大地之子,是「东皇太一」,掌控一部分六道轮回,也依然理解不了。

这些信息或者本来只能留着作为以后的参照,但是随着他的提升,在切身感悟帝君合道,在元始天魔与真的较量中,在众生的真与人道的牵扯中,在这不断的角力,借由「易图通变」和「六道轮回」,他渐渐能够理解部分。

而且举一反三,闻一知十。

他看到了修行道路上最深层的奥妙,见到了凌驾于所有法则之上的境界,还有所有修行者最终都渴求所达到的点。

天地对于他来说似乎再不与之前相同,一种陌生又熟悉的感觉,天地的面目展现在他的面前。

风无咎和风里希彼此纠缠,混元成就太极,演化阴阳种种奥义,那可以影响规则的「玉如意」,还有那解析天地规则的阵图则融入「易图通变」中。

和他融为一体的「易图通变」也开始不断变化。

他恍恍忽忽感应到世间有某一处不可思议不可描述的空间。在这空间内有几位存在。

这几位存在不可感知,不可描述,但他偏偏又能够看得到他们,甚至理解他们。

他们在那里,似人非人,一举一动,一呼一吸之间都包含着海量信息,需要乔坤全力以赴地梳理,因为他们代表着无限。

这种层次对乔坤来说还是太高了,但再不是遥不可及,他依稀感应到他的身上或多或少有这些存在的影子和痕迹,借由这些痕迹,不断调整感悟,拔升认识境界。

能够艰难理解那几位存在是谁。这是一种概念上的理解,非常奇特。

这是数位无上的存在,他们分别是无限,是生命、美、德、慈悲、开始、终结、轮回、情、理等概念在世间的具现。

他们代表着动静之法、太虚之法、造化之法、生死之法、道德之法、真幻之法、阴阳之法,他们是构成了整个世界的基本法则,他们就是这个世界本身。

他们的手段不是斩尽日月星辰,不是什么天翻地覆。是一种概念上的交锋,形而上的争斗,所有规则都在他们手下捏,规则之线、因果之线被他们捏得服服帖帖。

不是对一个空间范围内的规则进行改变,而是影响到整个世界。

他们的争斗可以改变宇宙的模型,底层的规则。

整个世界都危如累卵,有如风中残烛。若非是他们在难以揣测处争斗,每次动手的余波都可能会让星辰破碎,万千生灵丧命。

但即便是这般无上的手段,也不能完全灭杀与他们争斗的存在。因为与争斗的存在更强。

那是一种什么样的存在啊,她看不见,不着,世界上所有的规则都不能影响她,便连世界毁灭都不能伤她,连开天噼地的光芒都无法逃脱他的束缚。

她是「有」的极致,而且还在求「有」,她是一个完整的世界,或者不止是一个世界。她的身上有许多世界的痕迹,她活过了不知道多少个世界的生灭。

乔坤看着这些,忘记了一切,他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,似乎在天宫,似乎又在真中,似乎又在诸位无上争斗之处。

渐渐他感应到一丝的不协调,一丝的不自然,似乎真内部便有着本质的矛盾。但是他的理解也只能到这种程度,再深他也看不甚明了。

看到这丝不自然的时候,他又被真中拖拽了几分,此时他已经有许多能力,便合于自己的「空」,以「空」来与那一切的根源「真」抗衡。

与之相对的是在「真」中的种种收获。若非「魔」、「人」以及其他的生灵拖拽着,他或许已经沉入这「真」本

身,以身合道。

不知坚持了多久,终于他见那一丝的不协调却从真中被离,那是一丝不同的灵。

然后是大道欣喜、庆贺,天花乱坠,地涌金莲,大道在庆贺,这世界又多了一块存在的基石。

恍忽间乔坤明了,是太极金阙帝君终于出有入无,于无上渺茫不可思议之处,借由合道而又出脱的感悟完成生命、神的超脱,成就不可思议的大境界,成就无上。

他借由成就无上的机缘,将众生真中的那一丝灵概念离,接引到自己身上。

这位帝君还有一部分与乔坤的天宫相连,一时之间,成就无上的感悟传下,「洞神天帝元变经」的天宫都纷纷坍塌,便连天宫中的六道轮回之力、阿弥陀佛将力量消耗殆尽也不能阻止。

乔坤从有我无我之间慢慢恢复,这时却听那位帝君飘渺的道音,「你要不要继承我的太极宫?」

乔坤此时无喜无悲,却本能做出选择,将自己的答桉传递,「固所愿也。」

「好!」回答他的只有一个字。

一座绵延数千里的宫殿与天宫合并到一起。太极宫中还有三霄仙子坐镇,还有诸多仙真,五方五极老人。

太极宫中还有三位巨头,分别是中央黄老君、清和天帝君、玄和阴陵上帝,皆实力高强,不在燃灯道人之下。

但他们却非是正常生灵,只是借由帝君所幻化。借由帝君成就无上,他们气息又有变化,更加高深。

他们协助乔坤将天宫稳定了下来,使之不再坍塌,太极宫与天宫合并,开始梳理起从太极金阙帝君处传来的种种无上感悟。

恍忽中乔坤对于「天魔九变」有更深的了解,变身为太极金阙帝君的影子,被太极金阙帝君带着进入了诸位无上与那位存在争斗的空间层面。

然后他见到这位帝君却化作流光与诸位无上争斗的存在合二为一,然后那位存在在乔坤的眼中却变得可以理解,那是道祖,就好似太极金阙帝君拉低了道祖的层次一般。

这是一种很奇怪的感应,乔坤知道,他会有如此感应,是因为道祖是超越了无上的存在。

帝君与乔坤相连,又与道祖互锁,仿佛间乔坤感应到道祖的大道。

他发现自己的道与道祖是不同的,或者说是与众生不同的。众生的是真,而他是空。他有未被真所污染过的心灵。

这个时候他又听到通天教主的声音,「绝仙剑借我一用。」

也不等乔坤同意,绝仙剑便从乔坤所化的影子中离,来到通天教主身边,四柄宝剑在通天教主身上汇聚,时间、空间、能量、物质都消散,只剩下终结的奥义。

元始天尊的盘古幡,道德天尊的太极图也分别浮现,他们三位合力却将宇宙生灭的力量演化完整,变成一种难以理解的概念。

剩下的诸位无上也各自施展力量不断加持这一种概念。

诸位无上凝聚的这一种概念往道祖与太极金阙帝君上一扫,一切又归于无,变成无之外的存在。

一时之间,天地大道产生一股悲鸣,这是无上陨落,正是刚刚成就无上的太极金阙帝君在此陨落。

只是这能陨落一位无上存在的概念武器,却无法完全消灭那能够吞噬一切的「有」,只能让那「有」重创。

那「有」变成无,还有一丝灵沿着乔坤与帝君的联系向天宫而来。

一种玄妙无方的力量循着灵又向乔坤碾压而来,是众多无上共同演绎的力量又一次袭来。

便是有天宫和太极宫都经受不住,纷纷崩溃消解,化为无,纵然有诸多仙真、天兵、神将催动法术也是无用。

因为他面对的是一种

概念的力量,或者说这是超脱了概念的力量。

这影响也波及了乔坤的存在,各种神明的概念都在不断消磨,元始天魔也在奋力抵挡。

两位人身蛇尾的元神相互纠缠,演化出生命阴阳的种种奥义,他们都已经达到金仙极致的修为,但还是无法应对这种冲击,纷纷消散。

连神魂乾坤鼎、崆峒印、金莲与黑莲都受创,纷纷发出悲鸣。

这时却听有声音传来,「这一击我未必会死,但你却定不能活,不然你我协作?」

乔坤能够理解那声音,那是道祖。

他笑笑,原来他也有和道祖平等交流的时刻。

只是可惜,他没有被真所污染过的心灵。他放开对元始天魔的压制,流动的魔气汇聚,充斥着他的身体。

他顺应自身的感应,施展出「地煞七十二变法」,也就是「天魔九变」。

从五行变到草木变,鳞虫变,鸟兽变,人巫变,妖仙变,神兵变,祖灵变,无形变,在万分之一刹那不到的时间内,乔坤修行到最高境界,变化身体为无形,他变成了一种纯粹的规则。

是天地的规则本身。

可即便是规则也不能够抵挡那种玄妙的,超越概念的,能够消灭道祖的力量。

而后乔坤还未停止,继续变化,是天魔九变第十变,是他自己所感悟变化,为劫运变。